本篇文章4596字,讀完約11分鐘

水井對人類文明的迅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。 井出現之前,人類追逐水居住,但只住在有地表水和泉水的地方,井的發明擴大了人類的活動范圍。 中國是世界上開發利用地下水最早的國家之一,中國已經發現最早的水井是浙江余姚河姆渡古文化遺址水井,距今約5700年。 這是一口相當精巧的方形木結構井,井深1.35米,一邊長2米。 由此推測,原始形態井的出現要比這早得多。 由于地下水的埋藏分布、含水層的巖性結構,人類創造了多種多樣的水井。 在中國民間很久以前就學習了圓形的筒井。 直徑從1米到2米,深度通常從幾米到30米,施工時人可以直接進入井里挖土石。 這口井只適合開采淺層地下水。

當人們擰開家里的水龍頭享受現代文明的時候,井這個歷史封印的名詞,在開封人的記憶中明顯遠去。 20世紀70年代以前,自來水尚未普及,井水普遍飲用,但由于開封地形低,鹽堿多,井水多苦。

在開封城為數不多的甜井中,位于白天門東側的眼睛大井,水的味道香甜清冽,每天打水的人絡繹不絕,但泉水充沛,水面始終距離井口一兩米。 秀水胡同,這條街中間的拐角處,一口甜井和秀水胡同的名字一致。 最具特色的井是《如夢錄》中記載的雙目井。 其一位于仁和門,即曹門外吊橋下,這口井水最適合煮豌豆餡。 其中一口井位于大梁門外街道正西路以南,井水大致含有礦物質,是解決金銀首飾的最佳選擇,所以全城金銀屋都來這里取水。 古井中能體現宋都市井風貌的,是數三眼井街的古三眼井。 20世紀60年代,在市博物館舉辦的市文物勝跡照片展上,被稱為宋代古井進行了介紹。 古井先生于1978年因道路施工被埋在地下。 據住在該街的老人說,井筒接過來,井筒繼承是民眾向黃河水患作戰的經歷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傳說在現繁塔院外、清康熙創復二程書院碑刻石碑東側有一口古井,名叫玉泉古井。 據《如夢錄關廂記第七》記載,塔(繁塔)后向北,玉泉書院塔后有井一目、水極甘潔、名玉泉,故古院以玉泉為名。 這口井俗稱繁塔老井。 據附近居民稱,該井在20世紀90年代之前一直被關在居民院內。 鐵塔公園里有一口古老的井。 據熊伯履、井鴻鈞合著的《開封文勝跡志》( 1958年版)記載,亭(指原接引法銅像八角佛亭)前有井口,味道甘甜,俗稱鐵塔老井。 新中國成立后,亭和井被開封河南大學包圍,現在納入鐵塔公園范圍。 河大附中大門南側的胡同,本名井胡同。 據清緒24年( 1898年)《祥符縣志》記載,在這條胡同的中間路的北面有古井。 20世紀60年代初,這口井是開封有名的老井之一,井水很甜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禹王臺區的民享街和民有街之間有一條東西方向的街道,被稱為老井街。 這條街長350米,寬3米到4米。 禹臺區有很多以民字命名的古老街道。 例如,民享街、民有街、民生街等。 在這條民字街的包圍中,老井街尤為突出,也有部分鶴立雞群。 根據馮玉祥主豫時的個性,這條街也應該冠以民字頭。 但是馮玉祥沒有這樣做,沒有根據自己的性格改變,沿著清康熙以來老百姓的習性被稱為老井大街。 原因很簡單,這條街上有一口在開封很有名的古井。 這口老井也叫老公公井。 清代《祥符縣志》記載,老公公井,在老縣城南薰門外,廖太監置鉛井底,除堿鹵,故水比其井倍甘,今泥。 古代稱太監為岳父,所以老井叫岳父井。

1934年,開封成立水業工會,會員修舊井,立石碑。 據說從前,老井的水比附近其他井水好,周圍的人都喜歡吃這口井的水。 這口井里的水燒開無垢,夏天喝冷飲治腹瀉等。 原開封酒廠在老井附近只有100米,用井水做曲子,酒香正旺。 鎮上老五美味噌店這口井的咸菜,顏色不爛,很好吃。 其實,老井的水很好。 第一,這口井打得好,井口大,直徑3米多,深10米多。 淺井的話,水質經常被污染,有苦澀的味道。 1985年以后,附近的工廠變多了,舊井水變淺了。 1961年成立市自來水企業,市區機關、學校、居民逐漸經過過濾消毒,使用符合衛生要求的自來水。 老井早就停止采用了,但還完全得到了保護。 在爸爸的井停之前,如果市內的住戶說想要爸爸的井水的話,我會加倍支付水費。 據說這只眼睛爺爺的井直到1975年周圍的居民接上自來水后才停止工作。 停止時,周圍的人們沒有把井埋平,而是懷著尊敬的心給井口蓋上蓋子,然后存檔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今天的雙井街,過去的雙井胡同,來源于這條街中部的路南,原市糖果廠后院附近,原有龍王廟,廟左廟右各有一口井,故名雙井。 據當地一位老人說,后來在這里建的是土地廟,廟的后面是兩眼井,第一眼是可飲用的甜井,第一眼是苦井。 引人注目的是這座土地廟,它不是像通常的寺院那樣坐在北邊向南,而是坐在南邊向北,所以前面說雙目井在廟后,實際上指的是廟的南邊。 現在,這座土地廟也早沒了。 從雙井街東起南聚奎巷中部,全長近200米,街道寬5米多,緊靠西口北通聯合大道。 過了聯合大街,向西變窄了一點,寬不到3米,南接北劉府胡同北口。 雙井街(胡同)是純粹的居民區,路北側至今仍有幾座門樓,雖然很古老,但基本上可以看出家庭院是清末民初期四合院式的好建筑物。 特別是現在18號院保留得比較好,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電影《好漢馬龍》、《大河奔流》都在這里取景過。 這條街中部偏東的21號院東鄰有一條向北的小胡同,寬不到1米,是過去典型的3尺胡同。 盡頭,西邊有兩個居民院,只能一個人走,所以附近的群眾稱之為胡同。 據說一個人的胡同經過東棚子的街道,現在被居民院堵塞了,只是一條單口巷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水車胡同位于市區東北部,南北走向,位于北至延壽寺街中部,與龍虎街南口相對。 南止東棚街,有點對應聯合街北口。 街道中間東邊有一條小巷,是滑輪灣大街。 街道全長約270米,北面稍寬,南半部稍窄,街道中間有彎曲的地方,彎曲的地方更窄,只有3米左右。 正對著六灣街角的路以西,原來有一座傳染病神廟,現在已經沒有了。 從那里向西,是一條深約50米的單口巷。 在街道北側深處稍遠的地方,有一條向西南方傾斜的狹窄小巷,長近100米,寬約2米,西口通向北門大街(北道門小學南側)。 緊靠這條狹窄的胡同西口有一口很大的甜井,井口約3米,磚圈,磚井臺,井口中間有兩個硬木十字架,四五個人可以抽水。 這口井不僅水多,而且水質很甜,所以由專家管理收費。 相關資料顯示,由于這條街中部道路以西有甜井,附近的居民多以桶水車推井水為生,清光緒年間被稱為水車胡同,直至今日。 我想是這口井的事。 其實哪口井不重要,重要的是推水賣水的水車。 從前的開封沒有自來水,人民的生活飲用水都靠推水賣水的水車。 那時的水車是紅色的車式獨輪高架車,車身中央有木框架,將車左右分開,車輪的上半部分被這木框架夾著,兩側低的地方有木制長圓水箱,水箱下部有圓形出水口。 加水的時候用布堵住,到了買水的人家里后,把車放下,拔掉布栓,把水倒入另一個水桶里,送到家里就完成了。 這樣的水車一直采用到1940年代初,之后用棚車的大圓筒罐送水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因為水事民生,家家戶戶揮之不去,開封有一支龐大的水工隊伍。 他們組織水業工會,不管誰推哪口井的水,誰送哪家的水,都有一定的規則,不是亂來的。 日偽統治開封時期,發生過推水工人罷工,結果日本人也不得不讓步。 假期里捐稅很重,物價很高,但是水價很低,每輛車的水錢還買不到半斤的雜面。 開封有1000多名推水工人,推水養家非常困難,但日偽當局試圖敲詐他們。 1942年4、5月間,偽政府又對推水工人制定了不得漲價、不能斷水、不能給錢等5項規定,將全市推水工人集中在包府漏洞上5個許可證,引起群眾憤怒。 大家說:“不要用釘子,不取消五項規定,沒有水業工會的通知,我們就決定把水推開! 1000多名推水工人放下車,全部走了。 警察局惱羞成怒,抓獲了水業公會總負責人劉俊和北門水業分會王茂修,但工人們不屈服,堅決不工作。 日偽當局迫于吃水困難,最后取消了五項規定,釋放劉俊和王茂修,推水工人罷工取得勝利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龍亭大殿的東邊有一個亭子。 亭子周圍有護欄。 護欄中央有一口井。 名為鐵泉之海之眼,是開封最有名的井之首。 開封有很多名井,為什么要以它為首呢? 說是住在宮殿,說是地位突出二、運營商責任最大、受益面積最大、時間最長、持續了幾千年。 三曰:“龍宮之出,為神器神物?!?其旁邊的碑文如下:北宋開國皇帝宋太祖趙匡胤建立大宋王朝后,使國家和平、人民安居樂業,深受感動。 之后,首都因大旱,沒有收獲粒子。 為了拯救百姓,東海龍王聽從上蒼的意向,在皇宮內將自己的眼睛變成大泉水灌溉良田,緩解了干旱。 但是,雖然第二年秋天下了暴雨發生了災害,但是泉水越來越頻繁,無法堵住。 龍王還把夢想寄托在趙匡胤身上,用皇帝的滴定鐵水鑄造千斤鐵柱塞可以堵住泉眼。 于是,趙匡胤立刻下令鑄造千斤鐵柱,堵住了涌泉。 后來,這個鎮海之寶被稱為鐵泉海眼宋史,宋太祖趙匡胤說一生中有三大貢獻:一是恢復了華夏主要地區的統一,踐行了文以靖國這一理念,使宋代文化空前繁榮。 二是收精兵,略奪其權,制其金谷三大綱領,防止紛爭,太平天下。 三是減輕德役、稅專收,興修水利,快速發展生產,明確吏治,鼓勵農桑,移風易俗等一系列決策,讓人們安居樂業。 基于以上情況,有后來大宋的繁榮,有《清明上河圖》中描繪的盛景。 有人說,鐵泉大海的眼睛是井,是河,是夢,也是希望。 另外,有龍亭公園原東墻內側有侯嬴井的說法,俗稱龍亭老井。 侯嬴,是魏國大梁城夷門的守城官。 在馮祥主豫時出版的《開封新建設一窺》的記載中,修流杯亭三間、清虛堂三間、信陵館三間,前面有侯嬴井一口,立石以志之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開封市東部現存兩條胡同和一口井。 兩條胡同是南教經胡同和北教經胡同,一眼井是猶太人井。 告訴南邊是胡同,西邊從北土街開始,東邊攔住草市街,東西勾結,與寬闊的曹門大街平行。 北教經胡同,西起南教經胡同中部向北,然后向東拐到草市街。 猶太井位于南教經胡同西頭北側,東司門東南角,原第四人民醫院院內。 據不完全統計,開封的古井多達600口,但最有名的也有十幾口。 這十幾口井不僅水很甜,而且影響很大。 猶太人的井深藏在猶太人的居住區,所以開封的影響比較小。 但是,猶太井在外面影響很大。 特別是在猶太人眼里,這是一口有名的井。 據說前幾天,有些猶太人拿著他們的指南來開封找這口井,留下了多幅影像。

花井大街的花井,井臺的最外周是嵌著舊角磚的八角圖案,緊挨著舊磚有鋪好的扇面石板,散亂,不規則。 井口是對開的半圓石板,各半圓石板上有對稱的兩塊花瓣形井眼,由兩塊組合而成,正好構成四塊花的圖案。 這個井封圖案和花井的名字很相符。 花井的花字因取了花園里的花而得名。 據說在宋代,有一位在花井大街上建有宅邸的馬姓朝廷重臣。 為了使宅邸更加充滿活力,展現主人的身份、地位、人文氣質和風雅,這位馬姓官員在宅邸后面開了一個特別的庭院。 花培養人性,水培養花性。 世界上所有的東西總是這樣,一樓下一樓,一樓下一樓。 為了繁榮花美人,馬姓官員在這眼里掉了一口用來澆花的井。 但歷史卻留下了這口孕育人生命的井。 花井從花井大街的正中間稍微偏北一點。 站在那個位置,環顧四周,這是稠密的居民聚集區,周圍居民的飲水都集中在這里。 花井街在清光緒《祥符縣志》中也記載,花井被灌溉在宋馬姓官員的府后花園里,在那里形成了街道,如井名所傳。 在該街和北太平街以東的十字路口有一口井,1970年代還可以采用。

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標題:“古城開封的井”

地址:http://www.qqxfa.com/kfwh/180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