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1584字,讀完約4分鐘

上周六下午,在開封梁博客圈的幾位博友掃街上,游梁祠東街路東的居民家門口,發現了兩棵大冬青樹,站在門口左右,枝葉稀疏。 也許是繁茂的緣故吧,樹枝在空中交叉相連,正好在院子前面形成了綠色的通道。 據門口的居民說,這棵樹已經35年了。 當時居委會為了美化環境,每個入口都種了兩根。 她家門前的樹照顧得很好,所以至今還活著。 沒有其他的東西。 這幾段,在老街的小院子里,我見過許多不同年代、不同屬的樹木。 他們的生命在歷經歲月洗禮后,不是憤怒,不是內斂,而是最后死亡,樹枝像劍一樣,刺穿天空。 這兩棵樹的歲月如此寧靜,讓我想起了另外兩棵樹命運的坎坷。 就像人和人的命運不同一樣,樹和樹的命運也大不相同。

說到第一棵樹,我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它,但在商業大院里,我不知不覺抬起眼睛發現了它。 其根扭曲交錯,虬根盤結,根外露,根系深深錐入墻壁,比爬行動物的腳更牢固,只要有磚縫,都牢牢吸附著其觸角。 那棵樹的根保持著土壤的本色,聚集著強大的生命力。 如果沒有親眼看到的話,很難相信普通的小樹,會有這么發達的根。 圍墻上是樹干,樹干不粗,枝葉卻像小傘一樣,為樹根擋雨。 這是對綠葉根的友誼。

這棵樹頑強地生長在廢墟上,它一定經歷了人類的痛苦和最無情的嘲笑。 其附近有800多年的古老刺槐,近百年的古老建筑,附近的平坦土地都被開發為小菜園、廚房等個人小天地。 這里好像不是那個世界。 在瓦礫堆里,它用盡一切辦法追逐陽光,享受雨露。 而且,暴風雨、烈日炎炎、驕陽似火,也經歷了水貧瘠而寒冷的冬季臘月。 它是一棵樹,用樹的方法站著,無論是經受狂風的吹折,還是被暴雨沖刷,還是大雪的堆積,還是面對雷電的交織。 因為是樹,所以不能退縮。 不是花,不是草。 它心中有信念,有信仰。 因為是樹,所以一定有樹的形象。 于是,搖搖晃晃地站起來,搖搖晃晃,冰涼,跌倒后爬了起來。 就像運動員攀巖一樣,上升一寸,一步步前進。 樹根為了吸收營養,拼命在土的深處扎營。 一天又一天,它努力成長,根延伸到外面的世界。 一年又一年,它的根漸漸從墻縫里伸出來,漸漸長出了墻頭。 于是,聞到柴米油鹽的味道,看著人來人往的繁華街道,風掠過那根樹枝,靜靜地搖晃著,似乎在和清風打招呼,和月亮竊竊私語。 也許,它正在尋找它的前生,等待著那個擔心它的人,風言風語吹著沙子,但它并不害怕。

“兩棵樹的生命奇跡”

如果說這棵樹憑借不屈的毅力將樹根聚集成一股力量,尋求光明,那么另一棵樹就是,自己為王,坐在太師的椅子上,笑傲江湖的云舒,八卦帝都的前世。 這棵樹的發現是朋友的向導,朋友知道我幾乎踏遍了古城的古老的街道,但還有我沒去過的地方,還有我沒發現的風景。 為了見證奇跡,在掃街的時候,朋友一直守口如瓶。 真到了現場,還是讓我目瞪口呆。 它在外馬號街75號清代的舊門樓里,其門樓的青磚開始消瘦,油漆已斑駁,但門樓的大小和美尚在,從殘存的木雕、黑廊柱和朱漆門上可以模糊地感受到當時的繁華。

推開厚厚的木門,映入眼簾的是門樓上的樹蔭。 那個下午,陽關燦爛,樹葉金黃,天空蔚藍,是一幅美麗的風景畫啊。 那是椿樹,長在屋頂上,離開大地母親后還活著,依然茂盛,樹干直徑約30厘米。 據院子里的一位居民說,原來長了一棵樹,幾年前砍伐過,不料長出了新的小樹,三五年就長這么大了。 門樓下,可以看到這棵樹下垂的根系,位于懸空三五米的地方,依靠著門樓屋頂的小瓦下當年建造的泥土生長。 依靠自然的雨水,在充足的陽光下茁壯成長。 不需要刻意栽培,誰也不灌溉,但樹蔭如蓋。 坐在門上,鄙視盆栽花卉,嘲笑浮世的悲歡。 不高興東西,不悲傷自己。

在古老的街道上,兩棵樹給了我長久的沉思,他們就像古城的文化一樣,生命力頑強,傳承千年,文脈長存。 他們像古代城市的居民一樣,不擠壓、不催促任何災害,在心中積蓄力量,隨時成長。 對開封來說,我們都是那片綠葉,我們的根都在這片沃土上。

標題:“兩棵樹的生命奇跡”

地址:http://www.qqxfa.com/kfwh/182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