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2155字,讀完約5分鐘

吳起城位于杞縣裴村店鄉,是戰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、軍事家、改革家吳起建造的城堡遺跡,因紀念吳起而得名。 吳起城現在是一個普通的小村莊,村級治所。 關于吳起城的由來和傳說,如《杞縣物語卷》所述,文案是吳起任楚國三軍大元帥時如何嚴控軍隊,如何熱愛人民,都是歌功頌德的話。 那么,吳起到底是什么樣的歷史人物呢? 他什么時候去過杞縣?杞縣建立吳起城的目的是什么? 帶著這些疑問,我們再次去吳起城村,尋找這里發生的古代歷史,或者跨越2000多年的時空,去風云變幻的戰國時代,吳起曾經生活過的衛國、魯國、魏國、楚國尋找他的生活經驗。 或者埋頭于《戰國策》、《史記》等先秦書籍,在浩蕩的史海中打撈、鉤沉的吳起的相關故事和傳說。 這樣,我們看到了真實生動的吳起。

“吳起城村話吳起(上)”

一、吳起是個貪圖功名、不擇手段、殘忍無情的無德小人。 什么是小人?什么是君子?孔子很明白。 他說。 君子比喻為義,小人比喻為利。 這里所說的君子,是指講究情義、淡化物質名利的品德高尚的人,相反是小人。 孔子是儒家思想的先驅,提倡克已、復禮,強調父子之情,實際上是講道義的。 根據孔子的要求衡量君子和小人,吳起是標準的無德小人。

史料記載,吳起一生的污點主要有以下幾點:一是屠殺鄉鄰。 吳起出生于群雄爭霸的戰國時代經常被強勢鄰居欺負的弱邦衛國,年輕時家庭富裕。 吳起從小聰明好學,想達成名聲。 公元前415年,吳起26歲那年,開始向衛國朝廷進行就職活動。 但是,吳起生不合時宜。 因為這一年正是衛國大動亂的時候,君臣不和,衛懷公軟弱無能,被別人殺害。 最后吳起耗盡家財,家庭破產,一官半職也沒謀。 官并不覺得自己灰頭土臉的吳起心情非常不快,但他的鄰居嘲笑他,激怒他,殺死了30多個嘲笑他的人,逃出了衛國東門。 吳起和母親訣別時,咬著自己的胳膊狠狠地說:“我當不了吳起爵士,所以決不回國?!?二是不為兒子孝敬父母。 吳起從衛國逃到魯國后,師從曾參之子,學習儒家思想。 儒家思想講究孝道,以百善孝為先。 孔子說。 “有父母在,不走遠,游泳必有方”。 弟子、入孝、出悌、謹信、愛民眾、愛仁。 如果有余力,就學習句子。 曾子曰、慎終、追遠、民德歸厚也。 這些論述是孝道的。 公元前414年,吳起27歲時,母親因病去世,但他沒有回家舉行葬禮。 這明顯違背了儒家的思想,曾經冒犯過他的不孝,切斷了他和師生的關系。 三是殺妻求將,殘忍無情,令人發指。 吳起與曾申決裂后,投身魯國季孫氏門下學習兵法。 追求官若渴的吳起狠心在亂世走從軍之路。 公元前412年,齊國進攻魯國,吳起親自謁見魯君獻策。 魯穆公想任用吳起為將,但吳起的妻子是齊國人,岳父是齊國名門,對吳起有恩,所以魯穆公不信任他。 此時,想成為將軍的吳起不顧親情道義,殺了自己的妻子,表示對齊國沒有傾向,歷史殺了妻子以求將來。 穆公終于任命他為將軍,率領軍隊與齊國作戰,打敗了齊軍。 吳起為貪欲功名屠殺鄉鄰,殺子不孝殺妻求將的人格缺陷時而人心悸,令人憎惡,為后世文人墨客所譴責。 其前后仕魯、仕魏、仕楚流浪避難、不被重用的命運悲劇也與他殘忍無情的人格有關。 吳國打敗齊軍后,呂國君臣議論紛紛,謠言四起。 有人在魯穆公面前中傷吳起說:吳起是個殘忍的人,年輕時殺了村民。 又因不孝被師門開除。 當你懷疑他的時候,他殺了自己的妻子。 何況魯國是小國,有戰勝國的名聲,就會招致各國的攻擊。 魯國和衛國是兄弟國家,對你重用吳起就等于拋棄了衛國。 于是魯公懷疑吳起,免去了吳起的官職。 吳市偉想除掉他,因為丞相的公舅非常害怕他的殘忍,所以設計離間了吳起和魏武侯的關系,讓吳起懷疑,讓吳起離開魏起。

“吳起城村話吳起(上)”

后世司馬遷、白居易、徐鈞等文人墨客對吳起的人格也給予了批判性的評價。 西漢史家司馬遷評價吳起說:“吳起說武侯在形勢上不如德,然行在楚,少暴少恩,喪身,可悲的丈夫! 唐代詩人白居易作詩貶低吳起,說:“從前有吳起者,母親死也不臨。 嗟哉斯徒輩,其心不如禽獸。 南宋詩人徐鈞評價吳起說:“兵書司馬足齊名,同盟國戎妻也很可怕?!?南宋詩人用石頭作詩批判吳起:吳起是魯將,殺妻子很不仁。 樂伐中山,沒食子太無情。

二、吳起是戰國時期杰出的政治家、軍事家、改革家,獨特的政治、軍事、變法思想備受后世推崇。

吳起在人格上為后世所詬病,但他從小聰明,先后師從曾申、季孫、子夏等儒家、兵家名人,他努力學習,在政治、軍事、變法上都有獨到的見解,成為戰國時代杰出的政治家、軍事家、改革家 首先,吳起在政治上尊重儒家思想,強調以德治國。 吳起和魏武侯談過如何治國,武侯說:“美哉山河之堅,這個魏國的寶貝??! 吳起對他說:國家最寶貴的是君主的德行,不是地形的險要。 以前三苗先生的左邊是洞庭湖(今湖南洞庭湖),右邊是彭蠡湖(今江西鄱陽湖),但不講德義,大禹滅了他。 夏榮所在的地方,左邊有黃河和濟水,右邊有泰華山,伊闕(也叫龍門山,今在河南洛陽南)在南方,羊腸(今在山西晉陽西北)在北方,施政無仁愛,商湯驅逐了他。 殷王國東有孟門(古窄道名,今河南省輝縣西),西有太行山、常山(即恒山,今山西省渾源縣東),黃河向南流,地形十分險峻,但施政不道德,周武王殺了他。 由此看來,治國在于君主的德行,而不是處于地形的危險。 如果君主無視德行,船上的人也會變成敵國的人。

標題:“吳起城村話吳起(上)”

地址:http://www.qqxfa.com/kfwh/18345.html